经过“南方车站” 胡歌走向未来 _斋鸭掌草菇煲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bFfEe'></kbd><address id='N6YNq'><style id='uP1FP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XBe1f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经过“南方车站” 胡歌走向未来

          点击:86145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原题:首次在电影中挑大梁 收获很多全新体验 重新喜欢上了表演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经过“南方车站” 胡歌走向未来

            艺术片导演刁亦男和偶像演员胡歌,貌似走在毫无交集的两条轨道上,终于还是在“车站”汇合了。对于胡歌来说,当他和刁亦男在上海的一家餐厅里首次相见,知道他邀约自己出演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时,真的有些“受宠若惊”。胡歌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,于是他成为了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的困兽周泽农,

            没有了偶像的滤镜,胡歌让自己成为一个说着武汉话、躲闪于人群中的亡命之徒,内心里有着害怕、不安和戾气,表面上却又要故作沉稳。最终,他要把自己献祭给这片江湖,被水吞没,又被水记得。这个角色让胡歌感慨,真是太“南”了。

            受宠若惊

            创作瓶颈期接到邀约

            胡歌大学毕业后即以《仙剑奇侠传》中的李逍遥一举成名,随后在车祸中捡回一条命,2015年又因《琅琊榜》和《伪装者》的热播,重回巅峰,但是胡歌认为这只是一种消费型的快乐。

            在他看来,人生中有两种快乐:“一种是消费型快乐,一种是创造型快乐。前者更多的是感官上暂时的快乐,对人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,甚至是一种假象;创造型的快乐,则是持续性的、能够帮助成长的。很遗憾,《琅琊榜》和《伪装者》的热播属于前者,让我在短暂的开心后更加茫然。”

            所以,那时候的胡歌处在一个瓶颈期,对工作有些迷茫,他在等一个有表演冲动的项目。就是这样的机缘之下,胡歌与刁亦男见面了。“导演通过我的朋友联系到了我,我挺惊讶。因为之前我演过的电影不多,演的电视剧大多比较商业化,而刁导在我的印象中则很文艺。”听刁亦男描述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故事后,胡歌动心了:“我觉得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成为了胡歌主演的第一部电影,谈及电影与电视的区别,胡歌表示差异很大:“电视剧由于制作周期和容量的关系,没有办法像电影有那么长的时间和空间,让演员来准备一个角色,对于演员的要求是速成的;电影像在小火慢炖,我通过这个电影可以去找到新的方法和感悟。”

            演周泽农

            要晒灯、减肥、学武汉话

      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,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盗车团伙中的头目,因为抢地盘卷入争斗,结果误杀了一名警察,不得不逃亡。在听说自己有30万元的悬赏金后,周泽农就设法让妻子挣到这笔赏金,算是给家庭一个补偿。

            主创阵容中,桂纶镁和廖凡曾主演过刁亦男的电影《白日焰火》,又是公认的演技派。所以胡歌说自己压力很大,有点紧张,但刁亦男告诉他放心去演。“导演给了我很大耐心和指导,却不会在拍摄时轻易喊过,因为想挖掘更深层的表演。某种程度上,周泽农有时与导演有点像,表面儒雅,但内心有力量。”胡歌说道。

            为了扮演周泽农,胡歌需要在外形上接近角色:“我要去晒灯、减肥、学武汉话,去他生活的环境观察人物。我还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体能的训练,我在里面有一段打斗的戏,导演要求打得连贯,打得实在,我的理解就是无招胜有招。”

            胡歌说:“我们在拍摄小偷大会的时候,找来了当地的一些群众演员,我在他们身上获得了很多灵感。”胡歌还要学习手枪的使用和拆枪装枪。

            让胡歌比较得意的是会骑摩托车这个技能,他说自己去拿剧本时就是骑摩托车去的,人家给他送剧本下来时吓一跳,胡歌还开玩笑说自己是来取快递的。

            相对于这些外在的接近角色,胡歌坦承走入周泽农的内心很难:“有一次导演在现场问我说,感觉怎么样?我很诚实地跟他说,有好有不好,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些绷着。但是,我不会去刻意回避,因为我觉得这些负面的情绪或者身体上的感受,和这个人物是接近的。他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在一个极其不安的状态,我的这种不安,可能也正与人物的不安符合。”

            拍重头戏

            两天内吃了29碗面

      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是顺拍的,胡歌觉得这对于演员来说非常好:“从头到尾,你的整个情绪是连贯的,你不需要为了接戏,而把自己的情绪断开。但前提是,我们有一个强大的投资方能够允许我们这么任性地去创作。”

            片中有一场胡歌的落水戏,胡歌说那场戏是他表演的一个分水岭。“那场戏之前,我觉得我还没有完全进入到这个角色的状态。那场戏之后,我觉得整个人都打开了。在自己的体力达到极限的时候,那个状态和周泽农是最接近的。”

            片中胡歌与桂纶镁对手戏很多,这也是两人的首次合作,胡歌形容桂纶镁是一头鹿,很敏感很灵动。对于两个人物的关系,胡歌认为是超越了爱情的感情。

            胡歌在片中还有一场重头戏,就是吃面的戏份,因为周泽农在全片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感情内敛,很阴郁,只有吃面那场戏,是他最淋漓尽致的一次情感表达,他的喜悦和恐惧反应,甚至是他的悔恨、委屈,各种复杂的情绪都在这一场吃面的戏里表现出来。胡歌说为了这场戏,每个机位都要吃一碗面,所以,他拍了两天,整整吃了29碗。

            用时半年

            胡歌重新喜欢上表演

            胡歌拍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用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,在人物上,他试图走近周泽农,在表演上,他努力忘掉以前演电视剧的那些套路,以一种全新而陌生的表演方式进入。

            胡歌说:“我从一个演电视剧的演员,第一次踏进了电影圈。这个过程从不适应到适应,从适应到理解,观察学习,消化、感悟、总结。可能我自认为我呈现的不是最好的状态,但是我至少学到了方法。”他感谢导演刁亦男所有的NG:“他每一次的不满意都会激发我的潜力,进一步挖掘自己未知的部分。”

            胡歌称自己幸运地得到了气候的助力:“武汉的高温让我处在朦朦胧胧的一个状态,分不清现实与梦幻的界限在哪。我时而是我,时而又是周泽农,而且我也觉得这个故事就应该发生在武汉,可能去别的地方,我觉得拍不出这样的感觉。”

           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拍摄中途,胡歌去参加了一个活动:“所有人都说我变了,我发现自己好像比往常多了一份淡定,这或许是周泽农带给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拍摄这部电影让胡歌收获了很多“第一次”,也有很多在工作上的全新体验:“说得大一点儿,我觉得让我重新喜欢上表演这件事。说得小一点儿,我在这个过程里获得了快乐。”

            车站,是某些人的起点,也是一些人的终点,交错的铁轨纵横远方。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故事对于周泽农来说,是一个终结,对于胡歌来说,则通向未来。

            文/本报记者 肖扬

            统筹/满羿

          【编辑:李赫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34376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76428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